笔趣阁 > 我家师父总撩我 > 407我的王,我的君

407我的王,我的君

?热门推荐:
????皲裂的皮肤,僵硬的躯体,没有一处像是活物的特征,而江商思却把她当成宝一样。

????“老大你的头发…”

????“白了…”

????江商思自己都觉得穷极可笑这才垂头看着自己落在两边的头发,他知道这是燃烧精元或者说是内里的后果。

????江商思只是有些发笑的扯了扯嘴角,下属们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露出这种诡异的笑容。

????这才感觉周身像是窒息的感觉,有一股力量淡淡的从身体里面抽出,最后汇聚在空气中,而江商思只是站在原地,青丝乱散。

????尸横遍野,遍地哀嚎,其实江商思真的不太明白,他把自己的一切,至少是能够得到的人和物的首次都奉献给这群人,换他们一次的舍身为己,有那么难吗?

????战场上他也是这般因为杀人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一股力量涌进自己的身体。

????这种感觉很好。

????江商思已经好久都没这么做了,至少在杀了他第三十二位女人的时候…

????“你们不会死,而我会用百倍的抚恤金补偿你们。”

????看着一地的废人,江白只是忽然抽出一把剑,放在身侧,现在的小叔叔格外的陌生,确切的来说,从臧枳放他出来,说他自由的时候江白就觉得不对劲。

????“小叔叔。”江白是害怕的这只是收剑放在身后,用一贯江商思宠溺他的声音响亮,诺诺的叫了声他。

????江商思只是淡淡的看着他,这才殷切的转过了头,他像是以前和江白玩游戏一样,这才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这才道:“要不要看大山…”

????江白只是走了过去,手里的剑自动颤抖了起开,这才一点点的靠近自己的脖子,不到半寸就能露出喉管,流出鲜血。

????“跟小叔叔闹着玩吗?”江商思只是淡淡的说着,这才随意的笑了笑:“放松一点,只是需要阿白的血而已。”

????他一点点把剑靠在江白的白皙的颈口上,甚至都有一点血了,就听见后面一个叫嚣他的声音。

????“这把折扇你不要了吗?”没有半点犹豫的姜凉只是把折扇甩到了被燃烧的灰烬里。

????江商思有些痴傻的挥起周围的障碍物,回过头,用自己学来的邪术疯狂的驱使了一道强劲的疾风。

????忽然停了下来,空气中有感触刺穿的声音,每一次都血肉模糊的很,江白的一双手血迹斑斑,只是抽出了剑鞘。

????江商思有些不可置信的倒在了地上,嘴角都在汨汨冒血,指尖捏起这才想要去拿那把折扇。

????可怜那江家战功累累的阿思,一生不屑太多东西,自以为爱的是美人骨,似乎是被蒙了心,连喜欢这种东西都不曾深挖,还有那世界上最好的小叔叔,千算万算都没想料是这样的结果…

????他只是躺在那儿,似乎想起那个梦,留下最后的泪水就在也没醒过,谁能想他死的时候才十八岁。

????江白这孩子像是吓到了似的,姜凉却没有那种淡然的笑容,这才顺势蹲在一边,用指尖去捏那青筋爆起的颈口,这才道:“这么死了还真是便宜你了。”

????姜凉只是挑逗般看着江白,这才吹了一个口哨,这才慢悠悠的站了起来,并不顾忌这还有一个正在伤心地孩子,这才幽幽的放出了信号。

????天瞬间就绽放出一股看似美丽的烟花,也有硝烟的味道,可是江白却觉得血腥味很重,这才趴了起来,他浑身是血,只是垂在眼帘,身后迎刃而来的是一群曾经江商思的军队,他们只是拼了命的赶了过来。

????谁会真正把江商思当成效忠对象,只是为了分一杯羹罢了,他死了,什么就都没了,所谓人去楼空就是这样一个无情的现实。

????“退下。”江白只是握着那把剑,真的不是故意的,他没想过会这样,苍凉的双眼里只是褪去了那丝天真。

????“江白?你还以为自己的那个被罩着的小公子吗?”

????“你小叔叔都死在臧枳的卧底手上了,所谓父债子偿,我就想问问了你小叔叔拿走我们多少东西,我们就百倍再你身上全部讨回来。”

????穷极可笑,他们想的并不是昔日江商思把自己枕边人放在明面上供他们欣赏的那些时光,人性都是自私的,这一点江商思没有忘,可是还是决定要给他们百倍的补贴。

????抚恤金他都准备好了,可是还未开口,人就没了…

????江白只是闭上眼睛,一双决绝的眼睛透着股寒凉的笑,他忽然想叫一个人陪他看看山水,抓抓小鱼,哪怕是想都已经飘散了。

????姜凉知道这是求死的表现,瞬时那霹雳的银光从天际刺破,这才悠悠然的把那些早就没有缚鸡之力的人给弹开。

????“我最最烦的就是没能力还要逞强的人,还有你,懦弱者连死都不会被允许,小孩可替我立了不少功呢?”

????“怎么?杀手锏当腻歪了?不忍心了?”姜凉只是悠然的笑了笑:“现在知道失去最亲近之人的痛苦了?”

????江白已经僵硬了,他像个榆木疙瘩似的,什么都听不进去,什么也不说,只是立再那儿,一双手的颤抖恰恰证明他内心的不安。

????“我哥也是这么死的,就是被他杀的,我本想着亲手解决的,可是我仰望不到,一辈子是,永远都是,报应,这都是报应,他真是死的好。”

????“可你看起来并不是很开心,你只是在自我消遣罢了,你失去亲人痛苦就要往别人身上撒盐,可惜偏偏中了你的意。”

????“我好不甘心。”江白只是扯了出一丝笑容,这才将垂着的眼帘上翻,这才道:“这一招,我们江氏必定会损失惨重,也算是给汴忻带来一些生机,你们滚吧。”

????姜凉只是低头笑了笑,能不笑吗?他还指望着帮助臧枳守着江山。

????那必须要狠绝,肃穆,又不可亵玩…

????“那不行,你觉得江商思这个大人物要是死在别的地方也就罢了,偏偏还是你的手,王族的人要是觉得这是争权,你觉得自己能活着吗?”

????“不必。”臧枳只是忽然犹如一个天神降世似的,不羁的黑色锦缎正在外涌入,他甩了甩袖子:“叫他回去自生自灭去吧,毕竟是一个孩子。”

????何时臧枳还是一个如此心软之人,江白身上曾经被打伤过的伤口竟然有一丝的隐痛,这才扯了扯嘴角。

????江白的眼缩了缩,原来父母教他的事情,让他有一丝的良知,这才道:“他日相见,我一定会竭尽所能的应战。”

????江白只是脸色有点不太好,可能是以为臧枳心太软了,自从阿兰出场以后,他就有种仿佛要被榨干了似的。

????他也喜欢这样一个单纯又不失风趣的女人为妻,这才看见她在远处的马车,还是让人有那么的单薄。

????帘起,阿兰只是一张脸上到这点淡淡的笑容,这才淡雅的看着远处的江白这才把手抽出来道:“我希望你当一个好的明君,我不会忘记的。”

????江白眼泪只是一个劲的留着,这才闭上了眼睛,有些东西不是自己的永远都可能是自己的,更何况的一个人呢?

????怀揣着悲凉的神色,只是不辞而别…

????对于姜凉那种杀人偿命的性格,他是个兄控,当然做事也极端一点。

????“你们还不起来吗?还是不觉得生命是何其的珍贵?小叔叔虽然不在了,还要一直躺在地上装死吗?”

????“江氏的脸真是被你们丢尽了。”江白只是看着那已经没有血色死透了的江商思,心忽然觉得好痛苦。

????阿兰有些睹物思人,所以在这最后的送别她似乎只是远远的看上了一眼,这才感觉到一股成熟的味道渐渐袭来。

????那个曾经天不怕地不怕的江白,只是变得成熟稳重,包括她和臧枳,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班师回朝,凌驾于一身荣耀的臧枳,却还是一身去上坟的黑色,他宠溺的用指尖摸着阿兰的后脑勺,那条精细的手臂才有些坦露出来。

????阿兰却心事重重,只是抱紧臧枳的腰身,这一路走来,太多凶险,太多磨难,而这里面的勾心斗角更是不比外面的差,有的时候阿兰还真的想和臧枳过那闲云野鹤般的生活。

????而他有臧陵王太后而自己有阿姚和娘,都是身不由己。

????“我想现在就和母后说我要封你为后。”臧枳的性情也变了很多,不在是那么的冷淡,只是透着股温柔的味道。

????阿兰没说话,只是在想,王后吗?她很开心臧枳能把她放在这个位置可是昔日来那些贵为王后的人有几个好下场?

????阿兰只是笑的有些僵硬:“我说过要做你一辈子的妖妃,颠覆你这半壁江山的。”

????顿觉手腕一紧,直接被扣在怀里,臧枳只是低头稳住阿兰的身体,这才道:“不要反驳我好吗?”

????“我只想给你名分,想叫你立足在这个宫里,倘若那天我不在或者有意外,我不想你被这朝代覆灭,如果你为王后,将来不是我们的儿子继承大统,你也能安详晚年,我只是不想叫你受苦…”

????“你没有叫我受苦,我更是知道自己的身份,臧枳,这里已经不是外面了,我们的爱不能在热烈放肆,你应该学会如何爱的隐忍爱的拘谨甚至把爱放在心底,不管多深沉,不敢奢求太多,只要你在同别的女人共枕眠的时候,稍微想一下我就好。”

????“我谁都不要,只要你。”臧枳只是一把推到阿兰,正在驾驶的马车只是忽然拐了了一个弯,还有那阵耳的迎接声。

????阿兰只是闭上眼睛,她一双手指都捏的有些变形,这才缓慢地张开眼睛,她道:“你在想什么?”

????“你。”臧枳虽然看不清阿兰到底是不是睁大了眼睛,但他知道阿兰此时多少是有点惊讶的,这才忽然低头吻住了她。

????千言万语汇聚成一个吻,就像是沉入了温柔乡,臧枳的手有些不安分的盘旋在阿兰的腰间,只是被阿兰拍了一下。

????那美好的瞬间,竟然被打破。

????两人都比较尴尬的坐在一边,阿兰只是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而臧枳只是不停的梗着嗓子。

????是自己太唐突了吗?反复的想着,臧枳觉得自己果然是有点小猥琐的,这才道:“兰儿。”

????“叫我做甚?”阿兰只是忽然被臧枳从后面抱住,他还是张牙虎爪的环上了阿兰的腰间。

????“你是不是该换一下称呼?”臧枳慵懒的说着,他微微闭上眼睛,这个女人总是有好多吸引他的地方,好想只有她才能叫臧枳得到安稳。

????“王上?奴婢?”阿兰只是忽然觉得自己的嘴唇似乎不是自己的了,它生涩地连这些话都说不出来了。

????“没人的时候叫我阿枳,有人的时候叫我臧枳。反正不要叫什么王上就好。”

????“你是我的王亦是我的君。”